Skip to content
《穿越荣耀之门》
Through Gates of Splendor

“光与盐”系列之一
《穿越荣耀之门》【美】伊丽莎白·艾略特 著
(Elisabeth Elliot)

定价:22.80 元
ISBN:978-7-106-02649-3
出版社:中国电影出版社





《穿越荣耀之门》


书评:
当代宣教士的心灵传记与宣教纪实
震惊世界的南美洲热带丛林故事
畅销世界50年的现代经典传奇


内容简介:


1956年,五名立志将福音传播到丛林深处的传教士,放弃了舒适安宁的生活,冒险深入厄瓜多尔原始丛林,希望向印第安土著部落奥卡人宣讲福音。不幸的是,他们刚踏上部落的领地,就遇难身亡。尽管他们手中有枪,却始终未扣动扳机……
从不欢迎外来者的奥卡人,起初并没有拒绝传教士的礼物和友好。经过无数次试探性接触后,五位传教士觉得机会成熟,决定于1956年1月的某天,准备与奥卡人进行一次关键性会面……
五位年轻人的妻子不约而同地屏息守候在收音机旁等待回音……
等来的却是震惊世界的噩耗……
伊丽莎白·艾略特

作者简介:


伊丽莎白·艾略特,五位传教士之一吉姆·艾略特的遗孀,在丈夫遇难后几个月,将五个人的传奇故事写成《穿越荣耀之门》出版。此后,伊丽莎白·艾略特笔耕不辍,出版了多部著作,多篇文章散见于报刊杂志,是杰出的演说家、作家。

特色:


五位宣教士的经历震动了整个西方。 真实的见证,全面的记述,感人肺腑。

评论:


这本书应该被每一个基督徒的图书室收藏,它使我们看见那些致力于福音使命的家庭,是怎样给出了一个“标杆人生”的定义。
——亚马逊读者 评论节选

这本书给我们提出了这样一些问题:
我们真实地信靠上帝究竟能有多少?
如果我们被呼召,我会愿意放弃些什么?
我会牺牲我所依靠的基本的舒适吗?
我会员以牺牲自己计划好的人生吗?
比牺牲自己这些更难的,使馆与我们的妻子或丈夫,我愿意牺牲他/她,开始一段我自己所不知道的旅程吗?甚至我们不能再见面,直等到天堂的日子?
这本书就将这样的信仰历程,属灵的挣扎,神的作为展现在我们面前,给我们带来深深的激励。
——亚马逊读者 评论节选

文摘:

尾声一
1958年11月

从那个星期天下午到今天,将近三年过去了。此刻,我正坐在棕榈滩西南方不远处的提瓦努河畔的一间小茅屋里。在三米开外的另一间茅屋里,坐着杀害我丈夫的七人中的两个。其中一人叫吉基塔,他刚给三岁半的瓦莱丽烤了一只大蕉。为了喂饱在这块空地上居住的十来个奥卡人,吉基塔的两个儿子扛着制作精巧的吹箭筒到丛林里打猎去了。
这是怎么回事?这种事只有那位能让斧头漂起来,能让日头停下来,能将活物的气息掌握在手中的全能的、永远的上帝才办得到。
五位传教士死后,宣教飞行团契继续给奥卡人空投礼物。他们依然友好地接受,但我们知道再也不能以此判断他们的态度了。
飞行员纳特的姐姐雷切尔·赛因特依然在黛玉玛的帮助下潜心研究奥卡语。黛玉玛与其他几千印第安人一起,渐渐认识主耶稣,并开始祈祷,让上帝光照她的部落。
1957年11月的一天,我正在阿拉胡诺麦卡利一家原来的工作站里,突然来了两个克丘亚人。他们从库拉赖河赶来告诉我们,有两个奥卡妇女在他们家里。我立即跟他们走,在搜救队曾住过一夜的克丘亚人居住地,见到了曼卡姆和明塔卡。明塔卡是曾到“棕榈滩”与传教士见面的两个女人中较年长的一位。
后来,这两位妇女与我一起回到了山地亚。我开始在那里跟她们学语言,并不断祈求上帝领我们进入她们的部落。上帝最初的回答出现在《尼希米记》九章19节和24节的应许中:“你还是大施怜悯,在旷野不丢弃他们。白昼,云柱不离开他们,仍引导他们行路;黑夜,火柱也不离开他们,仍照亮他们当行的路……这样,他们进去得了那地,你在他们面前制伏那地的居民……都交在他们手里。”
当雷切尔和黛玉玛从美国访问归来后,我们去看望她们。这三位奥卡妇女在分别十二年之后,再次见面了。她们打算携手重返部落。1958年9月3日,她们回去,让族人明白了那些友善的外人是带着爱来到丛林的。三个星期以后,她们又回到阿拉胡诺,玛吉·赛因特和我一直在那里等着。她们又带来了七名奥卡人,还邀请我和雷切尔去部落里与族人一起生活。
于是,我们在1958年10月8日来到奥卡部落。期待已久的梦想终于实现了。奥卡人很友好,且乐于助人,待我们像亲姐妹一样。不但帮我们盖房子,还把肉和树薯分给我们吃。他们说,杀死传教士只是因为错把他们当成了食人者,当初下手的根本原因是恐惧,现在他们后悔了。
但是我们知道,那并非意外。上帝总是按他自己的意志行事。来自很多国家的信件提到,上帝借五位传教士的经历影响了成百上千的人,因为他们坚信“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,惟独遵行神旨意的,是永远常存”。
因此,我们请求那些为我们祈祷的人继续祈祷。虽然我们进入了这个部落,但也不要忘记这仅仅是个开端。
在充满敌意的奥卡人领地中,存在着这么一块友好的滩头阵地。经过数月的准备工作,传教士降落在库拉赖河沙洲上,他们称这里为“棕榈滩”。
“除去百十亿只各色蚊虫之外,这个地方就是个小天堂。”纳特在日记里写道。照片中,纳特正拿着一本《时代》杂志,躺在水里躲避蚊虫,他戏称此为“水下疗法”。
纳特·赛因特的照相机是在河边发现的,里面最后几张是“黛利拉”和那位年长奥卡妇女的照片。


节选:

我可以差遣谁呢?

噩耗之后的信仰

当五位传教士的尸体被发现之后,
妻子们从容面对噩耗,没有掉眼泪,因为她们有深深的信仰作支柱。
芭芭拉·尤德利在日记中写道——

今晚,队长告诉我们他在河里发现了四具尸体,其中一个穿着T恤衫和蓝牛仔裤。只有罗杰是这种打扮……两天前,上帝以《诗篇》四十八篇第14节中的诗句启示我:“因为这神永永远远为我们的神,他必作我们引路的,直到死时。”当我与罗杰的死讯面对面时,心里充满了感恩。他已荣归天家,这是他配得的。主啊,请帮助我承担起做父母的双重职责,让我“晓得智慧和训诲……”今晚,贝丝为天堂里的父亲祈祷,并问我,爸爸是否能从天上下来取一封女儿写给他的信。我说:“他不能下来。他与耶稣在一起。”“可是耶稣能帮他下来。上帝会拉着他的手,这样爸爸就不会跌下来了。”

我给传教士家庭写了一封信,试图解释我内心的平安。我不愿意自怜,自怜是撒旦败坏人生命的工具。我深信这是上帝最完美的旨意。很多人会问:“罗杰为什么要掺合进来,他的工作不是在希瓦罗人那里吗?”罗杰是来成就上帝旨意的,是上帝差遣他来的。上帝使我们内心充满平安,远离悲痛和歇斯底里。

谁来接替殉难者的工作?

报仇?这个念头从来没有在五位遗孀或其他传教士的脑中闪现过。

芭芭拉·尤德利带着两个孩子返回希瓦罗部落,继续工作。我带着十个月的瓦莱丽回到山地亚,尽我所能继续维持克丘亚工作站的运转。飞行员霍比·劳伦斯带着家人和一架新飞机来到谢尔米拉的飞行基地。玛吉·赛因特则在基多开始了新的工作。艾德去世几周后,玛丽露·麦卡利回美国生了第三个儿子,然后带着几个孩子重返厄瓜多尔,在基多与玛吉共事。彼得去世时,奥莉芙·弗莱明在丛林里才待了两个月,她面临着更艰难的选择。然而可以肯定的是,她的生命属于上帝,就像她丈夫那样,主会亲自指引她的。

五个人遇害后的几个月里,纳特·赛因特的姐姐雷切尔继续在奥卡妇女黛玉玛的协助下研究奥卡语。传教士多次前往奥卡领地上空巡视,发现最近的一片住宅已经被烧毁了,这是奥卡人杀戮后的一贯做法。可在不远处又发现了新建的屋子,传教士就把礼物投给在那里等候的印第安人。当约翰尼·基南掠过领地上空时,乔治出现了,边跳边挥舞着纳特·赛因特送给他的小飞机模型。“黛利拉”好像也跟他在一起。一些屋顶上装饰着从纳特的飞机上扯下来的明黄色布片。

每天,世界各地都有几千人在祈祷,愿“上帝荣耀的光”能照亮奥卡人——这群曾经鲜为人知的印第安人。这个愿望怎样才能实现呢?指引过那五个人的上帝一定会在适当的时候用他的方式指引别人的。

印第安人对殉道者的回应

在吉姆、艾德、彼得生前接触过的克丘亚人中,有几名已经将一生奉献给上帝,在自己的部落中传教,甚至在上帝的差遣下前往奥卡人中传教。他们接过了传教士开创的事业,给家人讲基督的故事,阅读翻译好的经文,有时还跋山涉水去给没听过福音的同胞讲解《圣经》。有个印第安信徒以前是个声名狼藉的酒鬼,有一天他找到我说:“夫人,我夜里睡不着,一直在想我的族人。我问自己,怎样才能说动他们?他们怎样才能认识耶稣?我没办法给他们每个人都讲,但是他们都必须知道。我向上帝祈祷,求他教我怎么去做。”在小型祷告会上,印第安人从不忘记请上帝祝福他们的敌人——

主啊,你知道那些奥卡人怎样杀害了我们亲爱的艾德先生、吉姆先生和彼得先生。主啊,你知道这只是因为他们不认得你。他们不知道这是多大的罪行,他们不明白这些白人为什么来。请差更多的使者来,让奥卡人的硬心肠变软吧!主啊,请你刺痛他们的心,像用长矛一样。他们刺死了我们的朋友,可是你能用你的话刺痛他们,这样他们就会听你话,相信你。

  • avchd converter is a free camcorder software that can convert any avchd container video formats recorded by avchd camcorder. convert avchd wraped mts, tod, ts, m2ts etc.